<rp id="2womr"><ruby id="2womr"><u id="2womr"></u></ruby></rp>

  • <button id="2womr"><acronym id="2womr"><u id="2womr"></u></acronym></button>
  • <legend id="2womr"><noscript id="2womr"><video id="2womr"></video></noscript></legend>

  • 一天一個價!動力電池回收行業爭搶千億蛋糕?

    近期,動力電池回收行業熱鬧非常。一方面,待回收的動力電池成為香餑餑,幾乎是一天一個價,讓回收企業不得不四處搶收,甚至不惜加價購買;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企業入局動力電池回收行業,爭搶這塊千億蛋糕。不久前,動力電池回收行業巨頭之一的格林美,舉辦了2021年度業績說明會,根據其年報,2021年格林美實現營收和利潤雙增長,同比分別增長54.83%和123.82%。這背后,體現了市場對動力電池回收行業的良好預期??瓷先?,動力電池回收行業似乎進入了繁榮期,但在行業火爆背后卻存在不少隱憂。

    動力電池收購價被不斷推高

    “最近動力電池的回收價格的確上漲得很厲害。”一位不愿具名的動力電池回收企業負責人告訴《中國汽車報》記者,繼鎳鈷鋰等貴金屬國際供應價不斷上漲之后,國內動力電池回收行業也開始蠢蠢欲動,價格不斷攀升,幾乎一天一個價。一款比較火的磷酸鐵鋰電池的價格甚至從去年的150元/kWh上漲到了500元/kWh,漲幅高達3倍。“而且越漲越搶,大家都擔心今天不買明天的價格可能會漲得更厲害。”為了穩定貨源,這位負責人最近正在全國各地走訪,加強與終端回收商(網點)的聯系,希望能穩定本企業建立的回收渠道,確保供應。

    不過,與這家企業不同,大多動力電池回收廠商并沒有建立自己的閉環回收機制,而是完全市場化運作,這就增加了動力電池回收市場的不穩定性。在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帶來動力電池供應緊張之后,動力電池回收價格也跟著水漲船高。再加上市場上的囤貨心理,更加劇了市場競爭,進一步抬高了動力電池的回收價格。

    “在期貨市場,有些領域不止是一天一個價,甚至每分鐘價格都會發生變化。動力電池回收領域目前的價格變動,也是一種市場化表現。”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青看來,一個行業價格波動比較大,從某種程度上表示資本和企業對這個行業、體系的認可。“只有認可才會追逐。”王青表示,短期內,在期貨市場,鎳鈷鋰等小品種金屬價格還會不斷上漲。“不同于棉花、糧食、鐵礦石等大宗期貨可以借助國家宏觀調控的力量加以引導,動力電池原材料的價格波動更多是受國際市場因素影響,我們短期內很難做出有效管控。”他說。

    分析當下動力電池回收價格不斷走高的原因,中國動力電池回收聯盟綜合研究部主任楊磊指出,原材料供應緊張引起動力電池回收熱,龍頭企業的業績向好引導更多企業進入該市場,部分企業把動力電池回收作為企業重要戰略進行布局并不斷加強投資,這些因素是當前動力電池回收價格不斷上漲的主要原因。

    各方競相入局致價格高企

    動力電池回收行業的龍頭企業格林美發布的2021年財報顯示,2021年格林美實現營業收入193.01億元,同比增長54.83%;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9.23億元,同比增長123.82%。財報顯示,格林美核心產品動力電池用三元前驅體材料出貨量超過9萬噸,同比大幅增長近120%,相比2019年出貨量增長51.58%,位居全球市場前二。進入2022年,格林美保持了持續增長的勢頭。2022年一季度報告顯示,一季度格林美實現營業收入69.67億元,同比增長86.7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3.32億元,同比增長20.23%;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凈利潤3.18億元,同比增長25.47%。格林美今年一季度營業收入較去年同期增長86.78%,主要因為本期電池材料產品產能全面釋放,業務規模大幅擴大。

    5月初,格林美在接受機構調研時表示,公司2022年梯級利用計劃超過2GWh,未來5年復合增長率將超過50%,動力電池回收會成為一個新的業績增長點。作為動力電池回收行業的龍頭企業,格林美的快速發展,讓各方看到了行業的發展前景,紛紛入場以求分得一杯羹。天賜材料發布公告稱,企業將布局10萬噸鐵鋰電池拆解回收項目;容百科技透露,將與格林美合作,共同構建產業鏈的戰略合作體系,在動力電池回收、海外鎳資源冶煉等領域建立長期緊密合作關系;LG、三星、特斯拉、國軒高科、億緯鋰能等企業也紛紛布局動力電池回收產業。國軒高科董事長李縝認為:“當制造電池對原材料的總需求和回收電池提供材料總供給達到平衡的時候,人類將不再需要向自然界無限索取電池制造的資源。我們認為這個時間應該在2040年左右會來臨。”

    在動力電池行業頗具影響力的寧德時代也在持續加強對動力電池回收領域的投資。4月中旬,寧德時代發布公告稱,公司擬由控股子公司普勤時代與合作方ANTAM、IBI在印度尼西亞北馬魯古省東哈馬黑拉縣的FHT工業園區,及印尼其他相關工業園區共同投資建設動力電池產業鏈項目,目前項目已確定的投資總金額不超過59.68億美元或等值幣種。其中,合資項目包含電池回收項目。天能則早就完成了在動力電池回收領域的布局,成為進入“白名單”的資質企業。按照規劃,天能將以構建企業持續競爭力為主線,5年內進入行業頭部企業行列。

    5月20日,天齊鋰業發布公告稱,公司全資子公司天齊創鋰與北京衛藍簽署《合作協議》。雙方計劃共同出資設立合資公司,以共同從事預鋰化負極材料及回收等相關業務。5月12日,贛鋒鋰業發布公告稱,與長江電力、三峽水利及綠色基金管理公司簽署合資備忘錄,各方通過合資設立電池資產管理公司方式,開展涵蓋電池系統集成、電池產品租賃及銷售、廢舊電池回收利用等一體化電池資產管理服務業務。

    國內企業不斷加強對動力電池回收行業投資的同時,國際市場上動力電池回收行業也在升溫。2月,美國Redwood Materials宣布將在加州啟動一項電動汽車電池回收計劃,福特和沃爾沃是首期合作伙伴。它們的目標是到2025年產出約100GWh電池銅箔和活性正極材料,到2030年將其產能提高5倍至500GWh。5月初,美國能源部宣布,將從兩黨基礎設施法案中發放31.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04.8億元)用于美國本土電動汽車電池設施的建設改造。美國能源部還將在廢舊電池的回收和再利用方面額外獲得6000萬美元的資金支持。近日,歐洲動力電池回收企業Hydrovolt宣布其位于挪威腓特烈斯塔的工廠已開始運行,每年可處理約1.2萬噸廢舊電池組,對廢舊電池的材料回收率達到約95%。該公司計劃到2025年回收約7萬噸電池組,到2030年回收約30萬噸電池組。

    更多企業把動力電池回收作為企業戰略進行投資布局,被認為是推高當前動力電池回收價格的重要原因之一。事實上,入局動力電池回收市場的不僅有專業的回收企業,還有電池企業甚至車企等產業鏈上下游的企業,基本形成了萬家企業收“破爛兒”的局面。中信證券預測,2027年全球電池回收市場空間將超1500億元。動力電池回收已經成為全球市場的投資重點,吸引著包括企業、政府等各方的關注。不過,也有專家擔心,當前動力電池回收行業是否熱過了頭?這會否擾亂行業的正常發展?

    非正規企業推波助瀾

    從整車企業到動力電池企業等的紛紛入局的確抬高了動力電池的回收價格,但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價格攀升并不止于市場的良性競爭,這其中還有很多非正規企業的推波助瀾。事實上,動力電池的報廢回收并不正規,甚至有企業稱,超過3成的動力電池流入非正規渠道。四川啟陽汽車集團董事長王麒表示,2018年的數據顯示,當年退役的動力電池總量達7.4萬噸,但當年全國首批上榜的5家“白名單”回收企業,共計回收處理退役動力電池僅約0.5萬噸,其余退役動力電池流向了非正規的回收網點。動力電池流入非法回收渠道,不僅擾亂了市場的健康發展,也帶來很多隱憂,當前的回收價格超出正常區間就是一種表現。本報記者曾對動力電池回收拍賣亂象做過調查,在調查中,記者發現大量退役動力電池流向非正規渠道的根源在于拍賣,因為非正規企業出價更高。雖然這些拍賣亂象被正規企業、車企等各方抵制,并呼吁把動力電池回收納入閉環監管中,但目前來看,正規回收網絡的構建還有很多工作待完善。

    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3月底,50余家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企業累計回收拆解新能源汽車16940余輛,其中,未帶電池的報廢車輛有4090余量,占比為24.2%。與正規回收企業相比,大量小作坊式的回收企業加入到動力電池的回收中,推高了回收成本。

    更為關鍵的是,目前,動力電池回收行業的火爆局面,引得更多中小企業入場,加劇了對退役動力電池資源的爭奪。長江證券發布的研報顯示,2021年,我國動力電池回收行業新增注冊企業數量達1.07萬家,占企業總量比例高達80%。“大家看到了這個行業的發展前景,紛紛入場加劇了市場競爭。”中國物資再生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高延莉表示,尤其是一些中小企業,本身并不具備動力電池的報廢回收能力,甚至都沒有資質,它們只是利用拍賣等手段爭奪退役動力電池等資源,然后進行倒賣,這些被倒賣的退役動力電池并沒有流入正規渠道,而是被簡單拆解后就流向了“黑市”,挪作他用。這種非法操作在推高退役動力電池回收價格的同時,也給動力電池回收行業增加了很多隱憂,擾亂了行業正常發展。高延莉認為,通常情況下,動力電池回收價格由電池的新舊程度和金屬含量決定,但近期動力電池回收價格的不斷上漲已經超出了正常范圍,市場上囤積居奇等炒作行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規范行業發展發揮好資源補充的重要作用

    高延莉認為,通過回收再利用,讓動力電池中的鎳鈷鋰等貴金屬循環再利用將成為未來動力電池原材料的重要來源。中汽數據副總經理趙冬昶也強調,動力電池的回收再利用是新能源汽車產業鏈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尤其是鎳鈷鋰等稀有金屬資源的回收再利用,在一定程度上將是動力電池正常生產供應的重要組成部分。

    研究機構基于汽車產銷量、新能源汽車市場滲透率和銷量復合增長率、單車帶電量等因素預測,2025年,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對鋰資源的年需求量將超過3萬噸,鈷資源近2.5萬噸,鎳資源超過9萬噸,錳資源近2.5萬噸;2030年,這幾項資源的需求量則將分別達到5.0萬噸、3.0萬噸、近16萬噸和超2.5萬噸。如此高的原材料需求量需要動力電池回收行業發揮一定的作用。研究預測,預計2025年,我國再生回收金屬中鋰、鈷、錳約0.5萬噸,鎳約1.2萬噸;2030年這幾項金屬的回收量將分別達到1.5萬噸、1.5萬噸和近6萬噸、近2萬噸。預計2025年,再生回收鋰、鈷、鎳、錳金屬資源量占當年動力電池所需量的11%~22%,到2030年,這一比例預計將達到25%~70%。動力電池回收再利用不僅是緩解原材料供應緊張的重要手段,還是促進動力電池行業綠色發展的重要支撐,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

    不可否認,動力電池回收行業的春天已經到來。“從新能源汽車行業的長遠發展看,動力電池回收再利用,是非常重要的配套體系。讓電池回收利用循環起來,不僅關系循環經濟綠色發展,更關系整個產業鏈的正常運作。”王青強調,新能源汽車行業正在快速發展,從長遠來看,怎樣保障鎳鈷鋰等金屬的供應尤為重要,不僅需要開拓更多的礦產資源,還需要借助循環利用的途徑來實現資源的有效供應,這就需要加強動力電池的回收利用。“在不少發達國家,某些原材料的循環利用率被要求達到40%以上。”王青稱,實現資源的循環利用,對保障新能源汽車產業上游原材料供應將起到積極的促進作用。

    不過,動力電池回收行業方興未艾,從目前的發展看,這一環節還處于發展初期,無論是市場運轉,還是行業管理等很多方面都尚處于起步階段,怎樣實現行業的規范發展是當前的重要工作。

    目前,我國也正在布局動力電池從設計生產到回收利用的閉環管理體系,希望能用可溯源的管理機制規范動力電池的回收。但對于當前市場價格的波動和火爆局面,王青并不建議采取強制手段來進行干預。在他看來,任何一個新興產業都會經歷市場化發展的過程,不要“一刀切”,而是要做好引導。“一個人發燒37度的時候不需要服藥,但溫度持續升高時,我們就要采取降溫措施了。動力電池行業的管理也一樣,我們要理性看待,觀察資本進入市場的熱度到了什么程度,再采取合理的措施加以引導。”王青說。

    關鍵詞: 動力電池回收 鎳鈷鋰貴金屬 電池制造 新能源汽車

    來源:中國汽車報網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相關詞

    很很鲁在线视频综合
    <rp id="2womr"><ruby id="2womr"><u id="2womr"></u></ruby></rp>

  • <button id="2womr"><acronym id="2womr"><u id="2womr"></u></acronym></button>
  • <legend id="2womr"><noscript id="2womr"><video id="2womr"></video></noscript></leg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