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2womr"><ruby id="2womr"><u id="2womr"></u></ruby></rp>

  • <button id="2womr"><acronym id="2womr"><u id="2womr"></u></acronym></button>
  • <legend id="2womr"><noscript id="2womr"><video id="2womr"></video></noscript></legend>

  • 原材料漲價、動力電池漲價?汽車零部件巨頭回應了

    近一年多來,原材料漲價、動力電池漲價、新能源整車漲價……

    近日,有傳聞稱包括博世在內的部分汽車零部件企業正與整車企業就供應合同價格展開談判,其中三星正與客戶談判將汽車芯片代工價格上調約20%,但上述企業對此拒絕置評。

    據外媒報道,博世首席財務官MarkusForschner在近日舉行的年度新聞和業績發布會上說:“由于能源、原材料和物流成本的急劇上升,我們的負擔正在顯著增加。不僅僅是整車汽車必須漲價來轉嫁成本上漲的壓力,像我們這樣的供應商也必須這么做。”

    對此,另一家零部件巨頭緯湃科技CEO安朗近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關于原材料和芯片漲價所帶來的困難,目前我們所采取的應對措施就是直接與客戶去協商,爭取將原材料漲價的部分轉移到對客戶的報價上,從而共同承擔原材料價格上漲的影響。”

    上游漲價壓力巨大

    其實,不僅是動力電池原材料價格飆升使動力電池企業難以承受,汽車零部件原材料價格上漲也讓零部件企業感到了沉重的成本壓力。

    “從2022年來看,博世所面臨的挑戰增多,疫情反復、芯片短缺和供應鏈壓力仍將持續,同時伴隨著原材料、能源和物流價格上漲所帶來的成本壓力。”博世中國總裁陳玉東向記者所言,道出了汽車零部件行業共同面臨的嚴峻挑戰。

    目前,除了早已在去年就已開始的芯片、動力電池漲價外,汽車及零部件制造需要的鋼材、鋁合金、橡膠等基礎材料價格也全線上漲。去年末,一款車身電子穩定系統ESP芯片曾在黑市炒到近4000元價格,是正常采購成本的300余倍。

    在汽車芯片方面,英飛凌于今年2月就發布了通知,稱由于市場供不應求及上游成本的增加,英飛凌無力承擔溢出的成本,醞釀漲價。意法半導體也表示,全球芯片持續短缺,以及經濟和地緣政治形勢嚴重影響了行業,短期內沒有復蘇跡象,原材料、能源和物流成本已經達到了公司無法消化的水平。

    今年5月,米其林、玲瓏輪胎、浪馬輪胎、德國馬牌等多達20余家輪胎企業也陸續發出輪胎漲價函。“其實,汽車零部件企業與客戶談判合同價格問題非常難。”一位不愿透露企業名稱的汽車零部件公司管理層人士韓先生告訴《中國汽車報》記者,原材料漲價應該是在產業鏈上逐級傳導,由整條產業鏈來共同承擔。但實際情況是,整車企業可以隨時宣布旗下車型漲價,但零部件企業要與下游整車企業進行艱難的談判,只有雙方認可才能提高供應價格。

    “原材料漲價已經成為現實,我們預計,在未來半年到一年半之間,原材料價格上揚態勢或會有所緩解,但是全球通脹的大環境難以改變。”安朗認為。

    “汽車零部件行業在原材料、能源、運輸等多種成本上升、承壓巨大的情況下,考慮漲價無可厚非,要抑制行業漲價或有效阻斷漲價風潮,首先要從源頭上切斷漲價的因素。”中國市場學會(汽車)營銷專家委員會秘書長薛旭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零部件產品漲價或難以逆轉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一年多來,全球芯片價格漲幅明顯,已經提高20%至30%,今年年內芯片價格可能繼續增長,漲幅或在5%到7%之間。

    目前,臺積電、三星和英特爾等芯片巨頭正醞釀新一輪芯片漲價,此舉或傳導至下游汽車電子產品進一步加價。而這些芯片代工廠提高價格的部分原因,是因為當前汽車芯片市場供不應求,同時生產成本也變得越來越高。“芯片制造中使用的化學品成本上漲10%至20%。”一家芯片制造商采購經理宋林向《中國汽車報》記者說,除了疫情影響,擴產或新建產能所需的勞動力出現短缺,員工工資也在上漲。

    近一年來,臺積電準備第二次上漲汽車芯片代工價格。該公司的通知函中表示,通脹隱憂、成本上升以及自身的擴張計劃是價格上漲的主要原因。而且目前的芯片制造設備也在應對零件、材料嚴重短缺且漲價的風險。

    原材料漲價且短缺,導致了零部件行業壓力整體增加。日本硅晶圓廠勝高表示,2022年第二季度12英寸硅晶圓供應將更加趨緊,8英寸以下硅晶圓供不應求狀況也將持續。此外,全球光刻膠供應不足,韓國部分晶圓廠庫存可能撐不到兩個月。

    “在汽車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背景下,芯片及電子元件的短缺及漲價,很可能對汽車電子、智能化及電動化零部件帶來直接影響。”成都新能源汽車產業推廣應用促進會秘書長范永軍向《中國汽車報》記者表示,零部件企業的成本壓力,主要來自幾個方面,一是上游硅、鍺等電子元件的原料,以及芯片制造工藝必需的光刻膠、氖氣等材料短缺且價格上漲,俄烏局勢尚不明朗,來自烏克蘭占全球54%的氖氣已經斷供,各大芯片廠商的庫存正在銳減,即使要找到芯片生產所需的高純度氖氣替代也需要時間,因此,芯片及代工費用上漲或難以避免;二是全球新能源汽車產銷進入較高的增速期,對于相關的智能化、電動化零部件需求同步上升,供應緊平衡的狀況短時間內難以有大的改變;三是從芯片到新能源汽車零部件雖然有企業擴產,但要形成產能還需要時間;四是受國際局勢等因素影響,能源、海運及陸運等費用也在上漲,抬高了零部件企業的成本;五是部分地區遭遇疫情帶來暫時的停工減產,也使部分零部件企業蒙受損失。此外,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照顧到員工工資水平上升,因此,零部件產品漲價或難以逆轉。

    零部件巨頭欲漲價影響幾何

    目前,行業關心的是,一旦汽車零部件巨頭紛紛漲價,將會帶來多大影響呢?

    “我認為漲價帶來的影響不會很大,會在產業鏈上逐漸消化。”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向記者表示,因為下游的需求不會減少,沒有出現終端車市疲軟的情況,即使局部地區有疫情影響,也不會對整個汽車及零部件產業有大的影響,而且即使短時間出現產銷缺口也會很快補上。而且,部分新能源汽車價格已經漲過一輪或兩輪。

    的確,除了特斯拉此前數月多輪漲價,今年5月以來,國內的蔚來、領克、上汽榮威、極氪、嵐圖等新能源汽車品牌紛紛宣布漲價計劃。但從新能源汽車月度產銷數據來看,新能源汽車漲價似乎并未對市場銷售有大的影響。

    目前來看,除了汽車芯片之外,很多汽車零部件尚未大面積漲價。“零部件行業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從傳統燃油車到新能源汽車的中高端零部件、包括中高端芯片仍然主要依賴進口或外資品牌供貨,跨國零部件企業與整車企業共擔壓力的語話權相對強。”范永軍表示,但是國內零部件企業總體上在產品漲價與否的話語權上并不強。

    關鍵詞: 動力電池漲價 汽車零部件 原材料漲價 新能源整車漲價

    來源:中國汽車報網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相關詞

    很很鲁在线视频综合
    <rp id="2womr"><ruby id="2womr"><u id="2womr"></u></ruby></rp>

  • <button id="2womr"><acronym id="2womr"><u id="2womr"></u></acronym></button>
  • <legend id="2womr"><noscript id="2womr"><video id="2womr"></video></noscript></leg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