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2womr"><ruby id="2womr"><u id="2womr"></u></ruby></rp>

  • <button id="2womr"><acronym id="2womr"><u id="2womr"></u></acronym></button>
  • <legend id="2womr"><noscript id="2womr"><video id="2womr"></video></noscript></legend>

  • 高超聲速武器之爭:不僅是技術挑戰,更是輿論戰的焦點

    AGM-183A示意圖,注意整流罩內的滑翔彈頭

    高超聲速武器已經成為多國重點發展的軍事裝備領域,各國軍方和媒體的報道可謂天花亂墜、迷人眼目。

    排除媒體輿論對發射平臺、戰場戰力等因素與區別的各式報道,從技術實踐層面來說,目前高超聲速武器領域主要的實用化型號研究都沿著以下兩個方向開展:無動力的高速滑翔彈頭和吸氣式的高速巡航導彈。

    高速滑翔彈頭:突破傳統軌跡

    這兩類武器中,高速滑翔彈頭在戰場上的主要作用是強化突防能力,在中遠程范圍內替代傳統彈道導彈的彈頭,但在飛行速度和射程上并無明顯優勢。

    高速滑翔彈頭之所以具備出色的突防能力,原因在于其復雜多變的彈道與傳統彈道導彈近似拋物線的彈道存在巨大差異,從而可以規避現有反導系統的防御——目前全球已服役的反導系統主要是針對近似拋物線的彈道所設計的。

    與傳統彈道導彈相比,“火箭助推-高速滑翔彈頭”組合武器的探測和攔截難度明顯要高很多。

    近似拋物線的彈道是在對手毫無反導攔截能力的時代背景下設計的。

    傳統導彈運行的前、中期軌跡,設計重點是提升運載效率,后期加入的機動變化能力也較為有限。其最為核心的設計訴求是載具的飛行軌跡將大部分在阻力最低的高空乃至大氣層外的真空環境中進行。

    而高超聲速類武器的機動突防,基礎原理是在大氣更為稠密的中空、低空中實現實際飛行距離與軌跡的大幅度變化。

    在極速的比拼中,高超聲速武器面對傳統彈道導彈其實存在一定劣勢。

    一方面,面對極高飛行速度下的劇烈氣動加熱,飛行載具的耐受能力是有限的;另一方面,在用阻力換取升力的過程中,載具也必然要損失一定的飛行速度。

    因此要在稠密大氣中進行更遠距離、更長時間地飛行,速度必然出現相應的降低。

    而傳統的遠程彈道導彈,彈頭在再次進入大氣層后,末端速度會輕松達到7至8倍聲速以上;特別是那些不考慮機動飛行的型號,速度甚至可以達到20倍聲速以上。顯然,這一速度已經進入了目前普遍認知的“高超聲速領域”,但由于其彈道軌跡過于常規,不具備突防作用,因此無法被歸于“高超聲速武器”。

    扁平面對稱布局的彈頭才能支持高機動突防飛行,但是扁平面附帶的銳利邊角和纖薄的邊緣結構,也使得熱防護問題越發棘手。

    對比而言,現階段全球競相研發的先進高速滑翔彈頭,為了提升突防能力,正在進一步提升升阻比——氣動外形從概念探索階段接近傳統彈頭外形的雙錐體布局,演變為扁平面對稱布局。

    但這也帶來了熱防護問題的進一步惡化,使得最大飛行速度需要降低到9倍聲速左右。

    高速巡航導彈:短而快

    另一類高超聲速武器則是基于超聲速燃燒沖壓發動機的巡航導彈,飛行速度能夠達到5~6倍聲速。這樣的速度上限是基于多方面因素而確定的,其中最主要的因素為兩點:

    首先,導彈發動機在超聲速氣流狀態下的燃燒極不穩定。當彈體飛行速度超過6倍聲速,進氣道內的氣流速度雖然經過大幅減速,但也已經逼近人類現有技術能力的極限。

    X-51A高超聲速飛行器

    其次,高超聲速下的氣動加熱極為劇烈,5~6倍聲速下,發動機還可以繼續使用較為安全的碳氫類燃料。如果速度繼續明顯提高,就必須使用液氫類的低溫燃料提供對彈體的額外冷卻能力。

    但對于軍用武器而言,低溫燃料的揮發和燃爆風險較高,風險無法承擔。

    基于以上特點,這類武器的設計尺寸和重量都比較小,主要用于500至1000千米內的打擊任務。

    它主要針對各類時間敏感目標,用于彌補各類飛行速度較低的武器的不足。特別是相較于亞聲速巡航導彈,它能將原本30分鐘左右的打擊時間大幅度縮短到5~6分鐘,甚至更少。

    關于高超聲速武器的誤解

    厘清以上問題后,可以發現,現階段西方媒體在高超聲速武器的定義、報道與宣傳上,存在很大的模糊性與誤導性。

    當然 ,這樣的模糊與誤導部分來自于各國對高超聲速武器具體型號各種指標參數的保密。

    雖然俄羅斯在宣傳上將Kh-47m2稱為高超聲速導彈,但它本質上是空射的改進型“伊斯坎德爾”彈道導彈,機動突防能力和大眾預期中的前沿“高超聲速武器”毫無可比性。

    此外,這樣的模糊與誤導,也正是部分國家的政府所默許、甚至刻意“流出”的。從宣傳策略上來說,這樣的宣傳策略已經不是新鮮創意了——從冷戰時期的“星球大戰”開始、軍備競賽就常常和輿論戰相互交織,形成現代國家間進行國力對抗的重要陣地。

    以安年科夫為代表的俄羅斯軍事科學專家,曾在《國際關系中的軍事力量》等著作中這樣說道:“展示軍力,一方面是運用武裝力量的一種方式,另一方面是國家進行外交努力的延續......展示航空系統的能力,已成為未來相互對抗的大國爭奪天空優勢的斗爭?!?/p>

    觀察而今一些國家的政府要員發言以及媒體報道,在涉及高超聲速武器的宣傳中顯然存在嚴重的夸大和混淆。

    常見情況包括刻意夸大高超聲速類武器的射程、飛行速度、打擊威力和突防能力等。如高超聲速武器“無法被攔截”“射程遠超傳統彈道導彈”等,已經成為公共輿論場中普遍存在的誤解。

    結語

    總之,從高超聲速類飛行載具的設計原理上來看,大氣密度帶來的一系列效應——特別是氣動阻力和氣動加熱,是制約它飛行速度上限和運動距離的核心關鍵。從技術上來說,高超聲速武器依然基于人類現有的航空知識體系,沒有、也不存在超越傳統理論邊界的可能性。

    即便高超聲速武器正在進入實用化領域,可以肯定的是,其對防空反導系統形成的壓制能力也只是暫時性的——畢竟在傳統彈道導彈研發后不久,防空系統就誕生了。

    因此,無論是高速滑翔彈頭還是超燃沖壓巡航導彈,它們都只是飛行載具與防空系統不斷對抗發展的階段性產物。未來,這種對抗發展還將持續下去。

    關鍵詞:

    來源:中國航空新聞網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相關詞

    很很鲁在线视频综合
    <rp id="2womr"><ruby id="2womr"><u id="2womr"></u></ruby></rp>

  • <button id="2womr"><acronym id="2womr"><u id="2womr"></u></acronym></button>
  • <legend id="2womr"><noscript id="2womr"><video id="2womr"></video></noscript></legend>